我们桃园县有个卖地板的商人,他因为装潢费八百多万没有给、没有还。对方装潢的商人不甘愿,就把这个债务交给讨债集团。讨债集团就把这个地板商人押到桃园龙潭,把他头部套塑胶套,双手反绑,用棒球棒把他活活打死。然后尸体把他丢在桃园县跟新北市,以前的台北县的交界处,樟脑寮山区。那这个地板商人的车子,把它丢在宜兰县南方澳的渔港水中,把它湮灭证据。

最后这个讨债集团的主谋,陈姓的主谋,他的十七岁的未婚妻住在宜兰县罗东。到警察局去问笔录的时候,跟警察讲,因为她有阴阳眼,她说,那个地板商人就站在她旁边,看她问笔录。所以那个地板商人在桃园被讨债集团打死的时候,打死的第二天,他的魂魄就到宜兰去找陈姓主谋的太太说,妳先生带人把我打死,我要报仇,这帮匪徒不到我的灵前下跪忏悔,我绝对不饶过妳们。陈姓主谋的太太怀孕八个月了,她本身有气喘病,他就让她每天都气喘。所以陈姓主谋跟他未婚妻,每天晚上都睡不着,叫道士作法都没有用,挂香火袋也没有用。

所以这个故事我就讲,我刚才讲桃园这个商人,地板商人是现代的故事,那以前就有了。这个故事给我一个启发,就是说,因果不空业随身。那我的题目,这故事公案的题目叫什么呢?冤魂伴凶嫌,这是出自在哪里呢?出自在我们清朝很有名的一位达官贵人,他叫纪晓岚,他写了一本因果的书,非常地畅销,叫《阅微草堂笔记》。我很喜欢看《阅微草堂笔记》,真的很喜欢看。他确实写得很好,而且记载得很清楚,有时间、有地点、有人物,他很用心去整理,是一本很好的因果报应录。高雄净宗学会他们发大心,把它整理白话本、白话文出来,非常难得,功德无量。因为纪晓岚他学问很好,他是一个当官的,当大官的一个读书人,所以他是用文言文写的,他的文笔非常好。那现在的人文言文的底子,大家都比较不行了,比较差,会看不懂。所以台湾高雄净宗学会就发心把它翻译成白话,难得。

这个故事发生在清朝乾隆庚午年间,那时候发生国库被偷盗,很多珍贵的珍奇异物都遗失了。那么官方就开始把看守国库的这些人,他们那个时候这些官吏,他的名词叫做什么?叫「苑户」。「苑」是草字头,草字头那个「苑」,「户」就是户头的户。「苑户」就是那个时候管国库的这些人的名称,他的官职的名称。那当时官方就把这些管国库的「苑户」,这些官员,就把他一一地,一个一个提来审问、讯问。其中有一个叫常明的苑户,这位官员,他在接受审问的时候,突然间变了声音了,他被一个冤亲债主,就是冤鬼附他的身了。

这个我在讲因果故事的时候,我有提到我小时候,就是我二舅妈她是原住民,她在我外祖母家,夏天的时候晒稻谷,在庭院晒稻谷,结果中暑死掉了。死掉以后,裤子里面都是大便跟粪尿,她死后头七,就附在我三舅妈身上。我三舅妈姓萧,不会讲原住民的话。我们台湾原住民,我们一般称呼他们叫,俗话讲叫高山族,但是现在为了表示尊重,我们都讲原住民。那我三舅妈就坐在床铺上,因为我二舅妈生前跟我爸爸感情很好,所以这个事情叫我爸爸去沟通。她交代几件事情,小孩子还很小,她裤子里面都是大便,因为她最后一念是很执着的,执着她什么?她裤子里面都是粪便。另外交代我二舅不能够再娶、再续弦,就不能再娶太太。所以我二舅已经往生了,到往生前都没有再娶太太。

所以这个是我亲眼看到的,就是我三舅妈变成我二舅妈的声音。我那时候,小时候就对这个很有兴趣,很好奇说,那我三舅妈的灵魂到哪儿去了呢?所以我很调皮,我小时候还去问我三舅妈,第二天去问三舅妈说,妳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啊?我不敢跟她讲说,她被二舅妈附体。我说,妳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?她说,睡得很好啊。我就不敢再讲下去了,我不敢讲说,妳被二舅妈附体。

所以这告诉我们什么?告诉我们这一念神识、灵性、灵魂很不可思议。迷的时候叫灵魂,悟的时候叫灵性。佛家不讲灵魂,佛家讲神识。那是一般民间的说法,道家的说法叫灵魂,三魂七魄。佛法上,佛家讲神识,讲阿赖耶识。阿赖耶识迷了自性以后的身口意的纪录,累积的种子,叫做阿赖耶识,叫神识。李炳南老师说,「去后来先作主公」,那是讲阿赖耶识,讲第八识。人还没有来投胎,灵魂已经先到旁边等了。那人往生的时候,最后走的,也是那个第八识,阿赖耶识,这叫「去后来先作主公」。「去后」就是离开以后,「来先」就是要来投胎转世了,「作主公」,谁在当家作主。现在是业随身,是灵魂在作主,悟了以后自性作主。

所以常明这位官员,突然间变了声音了,变成一个小孩子的声音。这个冤魂是小孩子的话,那祂变出来的声音就是小孩子的声音。那当然又讲回来,如果被附体的声音是变成女众的声音,那这个冤鬼就是女众。那常明这个官员,他突然间在被审问的时候,祂变出来的声音是一个小女生的声音,而且祂都知道喔,这鬼道众生都有报通喔。祂透过常明的嘴巴说什么呢?祂说,遗失的东西不是常明偷的,你看祂鬼都知道,鬼都知道谁偷的,你往哪边逃?祂说,不是常明偷的。

  所以你讲到这里,就觉得很可怕了。印光大师说,幽冥世界、地狱不需要那么多官员,不需要那么多公文。我们以前在讲座里面有讲过,印光大师说,它是同步的。它用什么?它用我们的阿赖耶识,就是地狱里面的孽镜台。那个孽镜台是什么?就是我们的心镜,我们的心一照,所有的善恶业都照出来。所以我们以前在讲《感应篇汇编》的时候就讲过,地藏王菩萨的明珠,那个明珠表示我们的自性,我们迷了以后,明珠蒙尘,上面有灰尘就变成罪珠,造作罪业的明珠。地藏菩萨讲说,我们的心镜,我们本来的心地,就是变成孽镜了,变成孽镜台了。所以我们造作罪业,跟地狱那边是同步的,可怕就可怕在这里。

我们以前有讲过一个蕅益大师《见闻录》的公案。一个湖北生员,他晚上会在阴间做判官。有一次他去做判官的时候,他看到阴间的那个簿册上,有记载他太太打死一只鸡。后来他就把它摺痕以后,几斤几两的重,他都记录下来,那上面都记录下来。后来他醒过来问他太太,有没有打死一只鸡?他太太本来否认。后来他跟她讲说,他在阴间看到纪录,他太太才承认。一磅一秤,真的是几斤几两,「连毛一斤十二两」。后来去赔邻居那一只鸡,是因为邻居的鸡跑过来,他太太把牠打死了。死鸡还躺在庭院里面,还没有处理,那阴间已经知道了,就是跟这里讲的一样。

 祂说,遗失的东西不是常明偷的,可是杀人的事情却是他做的。你看常明杀死一个人,神不知鬼不觉,他以为都没有人知道。这个冤鬼讲出来的,这个小孩子的冤鬼讲出来。祂说,我就是被害人的灵魂。审判的官员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景象吓了一跳,诧异不已,为求谨慎,觉得这个案子兹事体大,赶紧将案情转报刑部来处理。「刑部」就是我们现在讲的更上一层的,比如说高等法院、最高法院。以前的「刑部」就像我们现在讲的法务部,司法部。

 那个时候纪晓岚的父亲正好是在刑部,官当到江苏司郎中。纪晓岚的父亲,跟余文仪先生等人共同审理此案。当他们将常明提来问话的时候,常明以被害人灵魂的口吻说,我的名字叫二格,今年十四岁,家住海淀。几岁、住在哪里都讲出来了。我的父亲叫李星望,去年元宵节,因为祂去年被害死的,等于说一年以后就来报仇了。祂说,去年元宵节的时候,常明带我去看花灯,回来的路上,他趁着夜深无人的时候,企图来调戏我,我奋力抵抗,并且警告他说,回去一定要告诉我父亲。常明一听之下非常生气,就用腰带把祂勒死。小女生这个冤魂就说了,用腰带将我勒死,并且将我的尸体掩埋在河堤底下。

在我失踪之后,父亲怀疑是常明将我藏匿起来,于是就到巡城衙门去告状。后来案子发送到刑部来审理,刑部的堂官,堂官就是法官,竟然说查无实证。这个地方讲到这里,就要给担任法官、检察官的人特别要注意,举头三尺有神明。台湾话讲,人在做,天在看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不能怎么样?不能像台湾古代的俗语讲的,有钱判生,无钱判死,那你就惨了,这里就跟你讲这么清楚。祂说,堂官竟然说查无实证,要以重新追查涉案人为理由,搁置整个案子。所以这些鬼神都知道,这些冤案的人都知道。

从那天起我的冤魂就一直跟着常明的身后,但只能跟他保持四、五尺的距离,跟在后面。起初我就觉得他像一团火球似的,为什么?这个火就是什么意思呢?他阳气很旺。因为人有阳气嘛,人死掉以后就没有阳气了,所以阴气特别重。我们所谓的阴间、阴间。所以凡是到阴间,或是你碰到阴间的鬼魂,你都会觉得好像冷冷地,就是这个道理。所以祂说,这位小女生,这位小冤魂就说,祂起初觉得他像一团火球。这个用我们现在的术语就是什么?你运气正在旺的时候,那个能量很强,你的阳气特别重,所以祂没办法靠近,很难接近。

后来他身上的热量逐渐消失,这六个字很重要,热量逐渐消失。我的体会是什么呢?福报快用完了,寿命快到啦。就是我们《太上感应篇》里面讲的,「天地有司过之神,依人所犯轻重,以夺人算。算减则贫耗,多逢忧患,人皆恶之,刑祸随之,吉庆避之,恶星灾之。算尽则死。」这就是什么?「恶星灾之。」我们台湾讲那个小偷被抓到,叫贼星该败,这就「恶星灾之」的意思,贼星该败。所以福报快用完了,阳寿快尽了,能量就逐渐转弱,用现在的用语叫什么?气衰了。所以老和尚说,这些冤亲债主什么时候来报仇?你气衰的时候,你临命终的时候,祂就来了,气衰。所以这位小女生,这个冤鬼,祂就发现这位常明身上的热量逐渐消失,祂就一尺一尺地靠过来,一直到今天,能够完全附在他身上。这个就是中国大陆常常讲的附体,就这样来的。

二格就接着说了,祂说,当初我父亲前来告状的时候,我的冤魂就悄悄地跟在他身边。后来案子交给刑部来审理,我很清楚的记得,受理此案的部门是广西司,你看祂都知道。那换句话说,你承办的是哪个法官祂也晓得,这是给我们一个很大的警讯。从事审判工作的,不管是警察人员、法官,一定要记得,举头三尺有神明。在落笔的时候,绝对不能够造伪造的笔录,不能错用不当的法条,不能够造成冤狱,不能错判、冤枉好人,不能错判案子的当事人、被告乃至于原告。

后来堂官就根据二格所提供的日期,果然在广西司找到该项资料,该项案件的卷宗,这个就很神奇了。同时又询问了有关掩埋尸体的正确位置。二格的冤魂指出,祂就透过常明的嘴巴说出来,就在河堤旁的第几棵杨柳树下。以前的办案人员叫捕快,就根据线索,果然挖掘出来二格尚未完全腐化的尸体。当李星望,祂的父亲,当这个小女生的父亲李星望被传来认尸的时候,他一见二格的尸首,随即放声大哭的说,这确实是我苦命的孩子啊。

虽然说整个案子相当的离奇,但是经过不断的验证之后,整个情节确实如二格灵魂所陈述的一样。在审讯常明的时候,只要堂官叫唤常明,常明就会如大梦初醒,好像突然间回魂,用自己的身分来回答。但只要堂官唤二格的名字,常明的身体便会传出二格的声音。就这样经过数次的交叉询问与对质之后,常明终于俯首认罪。那这个案子水落石出以后,这堂官也很有人情味,他特别为了抚慰二格跟祂父亲之间的思念,这些堂官们也利用时间,让李星望跟他女儿二格,父女在大堂上交谈。而他们之间的对话,全部围绕在家中的生活点滴。哎呀,爸爸你最近好不好啊?爸爸就问,女儿妳现在过得好不好啊?听起来很悲伤。

所以人在的时候,要好好保握因缘,要互相修忍让、礼让、谦让,有缘才能当眷属。老法师说,报恩、报怨、讨债、还债,不管是报恩也好、报怨也好。报恩,我们更应当珍惜。报怨,我们以德化怨,用德行来感召,用爱心、用付出、用无怨无悔来化解这些怨气。用佛法、用智慧,用拜佛忏悔、用念佛来回向,把你家中的眷属这个怨气能够化解掉。子女是讨债、还债,无债不来。夫妻是缘,有报恩、报怨,无缘不聚。

那子女是讨债、还债,哪怕是讨债,只要你能够觉悟,发菩提心。就像我到普陀山去朝圣的时候,我在宁海见到王居士,他因为赌博输了百万的人民币,害死他非常贤惠的妻子,害她自杀。他最后听老法师的讲经,痛下决心诵《无量寿经》,十五年来,诵了将近《无量寿经》两万部。到第八年的时候,他身上胃的肿瘤就消失掉,他有拿检验报告给我看,我还用相机把它拍下来,确实那个肿瘤不见了。他到现在诵《无量寿经》已经两万部,十五年了。他现在不用听净空法师讲经了,他完全明白道理了。他现在在看江味农居士的《金刚经讲义》,还有黄念祖老居士的《无量寿经》注解。

他上一次分享他领悟的心得,我非常地赞叹他。他就跟我亲口讲,他诵了十五年,两万部的《无量寿经》,终于改变他的业力。因为他跟阿弥陀佛发一个愿,他今生如果不求生极乐世界,他永堕阿鼻地狱,他发这个愿。所以他的儿子本来是讨债的,现在也是变成菩萨道侣,法亲眷属,也学佛了。这就是这里讲,你不要等到像李星望跟二格父女在那边交谈,现在最近过得好不好啦?那都来不及了。

后来堂官总结此案,由于证据确凿,在回报上司之后,很快便判决下来。结论是凶嫌常明泯灭人性,罪无可赦,依律论斩,就是判死刑。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他把二格这个小女生埋在河堤底下,没有一个人知道。但是你知、我知、天知、地知,还有鬼神知,还有亡魂知道。你逃得了一时,你逃不了一世。你逃得了今生今世,你逃不了来生他世,一定可以找得到你。所以老法师说,因果如果从三世来看,很公平,没有谁吃得了亏,也没有谁占得了便宜。

判决的那一天,二格显得非常地高兴,为什么?因为祂的冤屈终于可以化解了,法律还给祂公道了,恶人绳之以法。但是这个只是花报而已,不是这样就化解掉。果报,这个常明果报在地狱。他花报是问斩,是被砍头,但是果报在地狱,来生他世再到人间来,他还要短命,还有多病,还要还命债。所以二格在判决那一天,祂非常地高兴,因为祂在生前的时候,这个小女生很孝顺,都帮祂的父亲卖糕饼。于是祂在欣喜之余,透过常明的身体再次高喊着祂特殊的叫卖声,卖糕饼喔,卖糕饼喔,祂特殊的那个叫卖声,听起来也是让人家鼻酸啊,很心酸啊。

所以「人身难得今已得,佛法难闻今已闻」,若不向今生度此身,更待何时度此身。你听到二格这个小女生,在祂的阿赖耶识里面,已经死掉一年了,祂还可以清清楚楚地记得,祂生前帮祂爸爸卖糕饼的叫卖声,听起来是很可怜。祂最后跟祂爸爸告别的时候,就用常明的身体唱出祂帮爸爸卖糕饼,那种叫卖糕饼的叫卖声。李星望,祂的父亲李星望听了以后,老泪纵横的说,那一年多来,未曾听到我女儿这样熟悉的叫卖声,简直跟生前一模一样。欸,常明是男生,男生的身体,二格透过他的身体发出来的声音是什么?二格原来灵魂的声音。

证明我们讲因果说,灵性不灭,灵性杀不死。你从这个地方就可以知道说,悟了以后,证得不生不灭的自性。佛讲的没有错,六祖大师说的没有错,本自清净,何期自性,本自清净;何期自性,本自具足;何期自性,本不生灭;何期自性,本无动摇。我们了解自性没有生死,相有来去,自性没有来去,自性没有生死。生死只是一个缘起缘灭,一期因缘的结束,在佛法上讲叫分段生死,一段一段的这样生死。这一段当人,下一段当狗,再下一段当鬼,一段一段的生命,叫分段生死。所以李星望,他李父随即问二格说了,儿啊,今后妳要往哪里去啊?这句话听起来更让人家悲伤,父亲毕竟是父亲,虽然是死了,冥阳两隔,还是挂虑女儿要往哪边去啊。

所以只要你能往生极乐世界,一切都了了。只要能往生极乐世界,你就可以超度你累世的冤亲债主、累世父母、历代祖先,统统蒙佛接引,往生极乐世界。你才有本事倒驾慈航救他们、度他们。你不往生极乐世界,都怎么样?各自流转生死。佛陀说的,我们宿世以来,我们所流过的泪像海水那么深,我们所烧过的尸体的骨灰,像须弥山那么高。所以我们哪一世里面,不是都做人家的父母,做人家的子女?所以佛陀为什么告诉阿难说,佛陀经过一个路边看到一堆枯骨,佛陀跟它顶礼。阿难说,佛陀你为什么跟枯骨,这一堆白骨顶礼呢?他说,他累世曾经做过我的父母。所以佛陀再告诉阿难尊者,再告诉目犍连尊者,要超度祖先一定要写七世父母。为什么写七世父母?七世就是佛法里面的表法,七代表无量,无量世以来,我们的祖先都无量无边。

所以我们老法师提倡中华民族万姓先祖祭祖大典,这个在祭祀我们的历代祖先,事实上其中也有我们的祖先。当你到佛的境界的时候,所有的众生都是你的父母,所有众生都是你的子女。你到佛这个境界的时候,就不分别、不夹杂、不间断,就没有分别了,就是平等法界了,就入不二法门了。所以祂父亲就很关心祂说,我儿,妳今后要往哪里去啊?那个二格祂也不知道啊,祂是一个凡夫,祂怎么说呢?二格回答,我也不知道,总之就是向前走。为什么?随业流转啦。很可怜啦,祂就是要去排队,等投胎转世,要有做人的资格要持五戒十善,你来当人还要有福报啊。

所以《玉历宝钞》里面讲,在江逸子老师画的《因果图鉴》,「地狱变相图」里面有讲,人要来投胎,佛陀说,要得人身如爪上土,指甲里面的泥土,失人身如大地土。所以要得人身就像什么?像大海里面的盲龟遇浮木。一只眼睛瞎掉的乌龟,牠刚好可以从海里面浮出来,刚好有一棵浮木,中间有一个洞,牠刚好穿进去,这是得人身之难。那有些人就说,没有啊,现在人口七十几亿啊,没有错。你怎么晓得有些不是地狱道来的呢?有些不是畜生道来转世的呢?有些不是天道来的呢?六道是互相轮回,循环不已。佛陀在《楞严经》里面讲,「人死为羊,羊死为人。」佛陀就跟你讲,羊也会来当人。

当二格把话说完以后,旁边众人就再对常明叫唤二格的名字,再也听不到属于二格的声音的回话了。为什么?二格已经离开了。祂这个案子,祂已经报仇了,祂让恶人绳之以法,祂心怨,祂心中的怨气已经化解了,祂就去阎王那边报到了。准备什么?准备听候阎王的审判以后,最后祂去投生到祂该去的地方。就是《无量寿经》里面讲的「转生受身,改形易道」,或者到人道来。

所以这一段虽然是一个,短短的一个因果故事,也跟这一篇,「涤阳王勤政」这个故事,几乎是不谋而合。所以我们要好好地学习《感应篇汇编》,里面它有很多很有智慧的法语。比如说在前面,《感应篇汇编》前面,宋朝颜丙写的,《普劝修行文》里面讲的,我们要保握这个生命,「一旦命根绝处,四大风刀割时,外则脚手牵抽,内则肝肠痛裂。」所以死了以后,「死者不免神识奔驰」,就是刚才讲的,二格讲的,祂父亲问祂要去哪里,祂说,我也不知道,我就是一直往前走,就这里讲的「死者不免神识奔驰」。「前途不见光明」,二格就不知道祂往哪边走,祂说,反正继续往前走就是了,继续往前走。

所以《感应篇》跟你讲这样,颜丙跟你说,「前途不见光明,举眼全无伴侣」,没有看到一个熟人。「过奈何岸」,要过奈何桥,「见之无不悲伤;入鬼门关,到者尽皆凄惨。世上才经七日,阴间押见十王」。世间才过七天,阴间已经被收押去见十殿阎王。曹官抱案没人情,「狱卒持叉无笑面」。「曹官」就是阴间的判官,都不讲人情的,那些夜叉都没有笑容。「在日造恶者」,在人间造恶的,「押入汤涂、火涂、刀涂」,就是三途。「入寒冰则皮肤冻裂。身碎业风吹再活,命终罗剎喝重生。」死了以后又跟你叫活,活了以后再跟你弄死,弄死以后又再叫活,「命终罗剎喝重生」。以前,「昔时耍俏红颜,翻成灰烬;今日荒凉白骨,变作泥堆。」妳在世的时候,妳说妳多漂亮,妳绝色美人,这叫「耍俏红颜」。一会儿之间就变成灰烬了,「翻成灰烬」了,变成「荒凉白骨」一堆,变成一个泥堆一样。

所以有福会造业,三世怨,今世修福,来世得福报,造业,第三世就堕三恶道。我们台北最近闹了一件沸沸扬扬的刑事案件,命案。在台北东区一间很有名的一个英文字的,我不好意思讲它的饭店名称,一个英文字母,很有名的世界级的观光旅馆,在我们台北东区这个饭店。我们台北有一位有钱的富二代,新闻把他称叫土豪哥,他家很有钱叫土豪。他爸爸很有钱嘛,搞企业的,赚很多钱给他挥霍,坐劳斯莱斯的,娶校花。

结果呼朋引伴,找那个传播妹,我们台北叫传播妹,就是坐台小姐,传播妹,我也不晓得为什么取名叫传播妹?是传播是非呢?还是传播淫荡的事情呢?还是传播淫风?我们也搞不清楚,怎么有这种名字叫传播妹?坐台小姐就是了。这位土豪哥就找他几个好兄弟,上酒店狂欢,然后到这一家饭店,连包三天的饭店,里面在开party,什么party?毒趴,吸毒的party,咖啡里面全部都是毒品。结果这个年纪小小的模特儿,叫小模,这个模特儿,吸毒品吸到死掉,成为台北市最近这几天的重大新闻。这是这里讲的,「耍俏红颜」,妳多漂亮,「翻成灰烬」,一堆白骨。所以要好好觉悟。

「从前恩爱,到此成空;自昔英雄,如今何在?」以前是英雄,当部长、当总统,现在安在呢?如今安在。我们台北市有一个前朝的某一位部长,管金融的,在我们台北某一个大饭店饮酒作乐,突然间心脏暴毙死在餐厅里面,死在这个大饭店里面。这叫「自昔英雄,如今何在?」利比亚的格达费,伊拉克的海珊,被炸死在马路上。「自昔英雄,如今何在?泪雨洒时空寂寂,悲风动处冷飕飕。夜阑而鬼哭神号,岁久则鸦餐雀啄。荒草畔漫留碑石,绿杨中空挂纸钱。下梢头难免如斯」,就是到最后的归处,就是坟墓留下那个碑石,「荒草畔漫」。

你到极乐世界是黄金铺地,七重罗网,七重栏楯,是七宝池,八功德水,阿弥陀佛在那边法音宣流说法,阿弥陀佛在那边给你讲《无量寿经》。你为什么不找这个地方呢?为什么到这个地方,「荒草畔漫留碑石,绿杨中空挂纸钱。」人家去给你扫墓,烧一点纸钱给你,飘啊,飘啊,飘在那个杨柳树上面,叫「绿杨中空挂纸钱」。「到这里怎生不醒?大家具眼,休更埋头。翻身跳出迷津,弹指裂开爱网。休向鬼窟里作活计,要知肉团上有真人。是男是女总堪修」,后面这一段非常地好。

听到刚才二格的哭声,二格在叫卖的,祂爸爸,以前生前祂帮他叫卖糕饼的声音。他爸爸问祂,妳今后往哪边走?祂说,我也不知道,只是一直往前走就是了,希望我们都不要走到那一步。能够做到这里讲的,怎么不赶快醒过来呢?大家要张开你的智慧眼啦,要埋头苦干啦,要跳出这个「迷津」啦,这个迷人阵啦,这个世间就是迷人阵啦,会让你迷惑颠倒。不管是钱关、美人关,都搞得你没办法走出迷魂阵。

「弹指裂开爱网」,剎那之间把爱网割掉、切断,「弹指裂开爱网」。「休向鬼窟里作活计」,不要往鬼道里面钻,没有人叫你去,是你自己要去的。要知道这个身体里面住了一个常住真心,这一念心就是真人。他是真佛,现在迷了,老和尚说变成糊涂佛,可是佛从来没有离开你。但是你迷了以后,你变成糊涂佛。佛跟你到哪儿?佛跟你到地狱,佛跟你到鬼道。哪一天你醒过来了,你的佛性就现前,你觉悟了,你就凡夫成佛,烦恼就成菩提,迷惑颠倒众生就变成真人了。真人是什么?一真法界的菩萨叫真人。所以「是男是女总堪修」,男的女的都可以修。

  摘自《太上感应篇汇编》(第二一六集) 黄柏霖警官主讲

佛音妙法大智慧(关注微信公众号:zhufu108)——与您分享佛学典故,感悟人生中的真谛。